关于《回到明朝当王爷

发布日期:2019-10-21 17:10   来源:未知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一矢中的 具体那一章倒是忘了 卷五 群魔乱舞 第214章 夜来风雨声

  杨凌与柳绯舞对面而坐,彼此都很是忐忑不安。因为……他们都是第一次。一个是第一次做妓,一个则是第一次嫖妓。

  打量对面这位姑娘,显然细细打扮过,不过以她的姿色显然无需打扮也能吸引住任何一个性取向正常的男人……或许王龙那种睁眼瞎是个例外。

  身子娇娇怯怯,柔宛如柳,脸蛋俊俏过人,肤光赛雪,晶亮地水眸似敛非敛,游移着躲避着他的目光,似乎是羞怯。又似乎是畏惧,想起老鸨说她刚刚投到艳来楼才几天光景,· 一个女人想干成一件事离不开谁。这种不似作伪地神态便也可以理解了。

  唉,自己坐拥娇妻美妾,与原来那时代一比,早就堕落腐朽了,难道还要再加一条,连这种可怜的女人也要欺负?可是……心中明明在蠢蠢欲动,为什么今天这么想要女人,是离京太久,又喝了酒的原因?

  杨凌不知陪他侍酒地女人在他酒中暗放了CY,现在药力渐渐行开,还道自己意志不坚,他暗暗自责道:“幼娘和怜儿已经怀了你的孩子,她们都苦守在家里盼着你早日回去,你怎么可以在外边这么风流快活?”

  但是……这位姑娘好美,她既然投入青楼,今日自己放过她,明日她还不是一样要过‘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的生活,她是妓女,我又不必负什么责任,· 西甲联赛标志有什么含义?是如何设计的,明日离开,谁还记得谁呢?

  不……不……我不能被古人同化的这么厉害,这种事就象毒瘾,没有人制止、没有人谴责,今日迈出这一步,我以后对于酒色岂不更加放纵?

  杨凌心里的欲火借着酒意上冲,渐渐不可忍耐,眼都纵然只是个寻常女子,此刻在眼中怕也看成绝色佳人了,何况面前地美人儿楚楚可人,如同药媒,心中意志渐渐崩溃。

  柳绯舞心中也在天人交战,她曾受李大义点拨,学过几天功夫,心中正想着是否拔下金钗将这奸臣刺死,免得清白受辱,可是想起红姑说过的话,和叛教者万蚁钻身的可怖下场,又不寒而栗。

  杨凌半天没有动作,她正盼着就这么坐上一晚,先捱过今日再说,一听杨凌说话,骇得她一下跳了起来,警戒地瞪大圆眸道:“甚……甚么?”

  杨凌也不知道想说什么,心中想叫她退出去。免得自已酒后禁不住引诱,可是渐渐升腾的欲火,下体己隐隐升起的反应,却又不断地阻止着他,他舔了舔嘴唇,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房门一开,一道人影忽地闪了进来。

  柳绯舞听见门响,反射般向后望去,眼角只瞥见黑影一闪。颈上已挨了一掌,身子软软倒了下去。

  崔莺儿一把按住她身子,轻轻将她放在靠墙椅上,扭过头来俏脸含霜,向杨凌冷笑一声,道:“原来你也不过如此,贪花好色,欺侮女子。”

  杨凌瞧见是她,惊讶之下欲火一消,愕然道:“是你?你们还没走?你来做什么?”

  他看了一眼昏迷在大椅上地翠云姑娘一眼。又苦笑道:“不要乱入人罪,你说我贪花好色也罢了,至于‘欺侮’……貌似她们做的就是被人‘欺侮’地行当,要是没有人愿意欺侮她们了,她们也许会更加难过。”

  崔莺儿脸一红,嗔道:“少跟我胡说八道!要不是看你还算个心中想着百姓的好官,我都懒得救你!”

  她气鼓鼓地在柳绯舞地椅上坐了。杨凌听见救他的话,心中安静下来,奇道:“救我?有人要杀我,而且不是你?……呃,不是你们的的人?”

  崔莺儿哼道:“问那么多干什么?你这人说话算话。是个君子。我来见你,一是救你性命,二是想拜托你一件事?”

  崔莺儿容貌之美。别具一股英气,此刻虽衣着素净,灯下看来,却美态十足,一股成熟女子地韵致让她眉梢眼角风情万种,有变身色狼先兆的杨凌红着眼晴暗暗唾骂自已:“方才那女子是妓女也罢了,如今头悬在人家手中,你……你老盯着她胸口脸蛋做什么?”

  崔莺儿也没想到他胆子这么大,这时竟敢打起了自已的歪主意,她蹙起峨眉。无奈地将事情说了一遍。

  杨凌毕竟是官家,她不敢说丈夫仍蓄意造反,只说是两百多兄弟惨死京师,杨虎仍执意报仇,虽经她相劝,可碍与面子,难以就此返回霸州。

  崔莺儿说的口干,掀开面前茶盏,见茶水近满,料想那女子还不曾动过,顺口把水喝干了,又将自已与五叔来到大同,一直暗中追蹑他的事说完,这才苦笑道:“大人,事情就是这样,拙夫已经答应和我归隐山林,我也不想伤害大人,为灞州百姓再引来一场浩劫。

  一会儿我就要离开了,请大人即刻招集侍卫大动干戈,就说是有人行刺,我五叔见势不妙,必不敢硬闯,声势造出去,也可让拙夫有个台阶下。所以我此来,正是想和大人再订一个君子协议,想杀人的虽是我们地人,毕竟……在下赶来通风报信,请大人务必保证能让我叔侄二人安然离开,从此咱们恩怨两绝,井水不犯河水”。

  杨凌体内药力越来越厉害,现在不用柳绯舞引诱,他也想占有这个‘青楼名妓’了,可是残存的一丝思智却告诉他,至少眼前这位红娘子,是他万万动不得的人,他咬着牙,扶案说道:“好,我答应你了,你……你快走吧,我马上……马上出去召……召集侍卫,你快走……”。

  杨凌勉强站了一下,惊觉下体忤硬如铁,虽然衣袍宽大不会为人发现,终是心虚,急忙又坐下,说道:“你快走吧,我杨某一诺……千金……”。

  崔莺儿蹙眉道:“你怎地喝了这么多酒?若我离开这一刻,五叔趁隙来了怎么办?”

  她眼珠一转,瞧见柳绯舞的衣裳,展颜笑道:“我换上她的衣服,扶你到厅中,你自去唤人护侍,我再趁机走吧”。

  崔莺儿以前在他面前换过衣服,可不在乎在旁人面前除去外裳就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何况冬日穿地本来就多,她不过是想换上柳绯舞外边的罩裙比甲而已。

  可是她站起身刚刚解开自己的灰色皮袍,肩膀猛地一紧,已被人紧紧抱住,崔莺儿又惊又怒。还道杨凌言而无信想擒住她,她心中又好气又好笑:就凭你也抓得住我么?还真是酒壮怂人胆了。

  崔莺儿使力一挣,这一惊刹时冒出一身冷汗,纵是铁索缚身,她全力一挣也未必挣不开,可是这时……这时竟双膀无力,骨头都似软了。

  她惊怒地回头,却见杨凌脸色通红,口中喷出的鼻息炽热如火,洒气中带着股淡淡地甜香。以她做山贼见识广博的本事,自然嗅得出那是服了某种CY,崔莺儿不由惊得魂飞魄散,张目间,杨凌已一把托抱起她地娇躯,摇摇晃晃向床边走去。

  崔莺儿心胆欲裂,带着哭音儿颤声叫道:“放开我,放开我,求你……你中了药了,放开我。我有办法……呀!”一声惊叫中,小衣撕开,丰盈饱满的胸膛半露,崔莺儿绝望地一声惨呼:“不要碰我,你敢动我,我一定杀你,我一定……唔唔唔……”。

  昏暗的一点灯光下。崔莺儿一张俏脸如梨花凝露,泪痕犹湿,她已经无力推搡陷入疯狂的杨凌了,只能闭紧双目,娇美的胴体在他地身下朦胧而婉约……。

  杨凌可能理智中还记得她是谁,又可能什么都不知道了,他只知道现在是何等的销魂,身下的美人。真的是一个动人之极的尤物。

  两条修长丰满,圆润动人地大腿,一一双丰盈坚挺的玉乳,他狂野的压在崔莺儿地身上,交缠在一起,钳合的天衣无缝,难以形容的快感,在崔莺儿似若低泣的婉转呻吟中,带给他一阵难以言喻的绝妙欢悦……

  牙床如同海浪上一叶小舟,一灯如豆。合欢帐内肢体缠绕,翻滚间隐约可见一片一片的粉白柔腻,杨凌陷入颠狂,崔莺儿却是清醒的。

  清醒地她羞愤欲死,薄唇似乎已咬得沁血,可是肉体的反应却不受她羞愤欲绝的心理控制,忽尔乍睁地眸子中眼波朦胧起来,随着杨凌的动作,偶尔泄出腻人的娇吟,宛若管萧轻鸣。

  “怎么会这样?老天呐,让我死我了吧”,已欲哭无泪的崔莺儿在心底里无声地呐喊,可是她地娇躯却无助地应和着,以她的成熟和柔韧迎凑着杨凌近乎暴烈的撞击。

  一只滑腻的、带着一股诱人香气的乳蒂陷落在杨凌地唇舌之间,崔鸯儿羞愤地一颤,“这天杀的,他……他明明服了CY丧失理智,还这般……这般挑弄我……”,一条想去推搡他的玉臂刚刚搭到他地肩头,就颓丧地放下,事已至此,难道还能保留自已的清白么?

  曲线优美,圆臀挺翘,着手处凝脂般的肌肤温润滑腻、丰若有余,柔若无骨,也只有这样熟透的桃儿般的美人才会有这样的感觉,可是她的小蛮腰偏偏盈盈只堪一握,触手更是腴润结实……